心情随笔 | 生活随笔 | 青春校园 | 人生励志 | 情感文章 | 伤感文章 | 美文欣赏 | 经典短文 | 情感故事 | 友情故事 | 友情感悟 | 亲情故事 | 亲情散文 | 爱情散文 | 爱情故事 | 网络日志 |

我不会死很久,复活在一百年之后

来源:www.fanwenyulu.com 作者:匿名 发布时间:2012_08_14 10.11 推荐值:
        自己始终如此脆弱,忘记了哭泣,只是用不语去掩饰心中的悲喜,你们始终是最残忍的刽子手,斩下曦城的荆棘,再在生活中恢复一种无邪的天真美丽,别人看见的始终是幸福,最终给了你幸福的定义。
        自己始终是芦苇,在卑微中弯,弯下18年骄傲的一心一意,低下了头颅,不断的触碰冰冷的水泥,直到鲜血流到你的心里,漫出带血的风雨,心悸地在想象中歌舞。你说、死亡的彼岸,有你的期盼。
        喜欢荆棘鸟的壮美,带着无言的贞烈,一生歌一次,演唱死亡之前的雪月风花。它明白?不,它不明白。但它知道,它必须要唱,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演唱最完美的一曲,才能让心中的她记起,过往是如此美丽。
        我始终是感情的累赘,再次与崩溃交集,一次次的流血伤悲,始终记不起那血的呛鼻,不停的向着南墙,撞出最美的血痕,夏天有自己的童话,尽管最后悲剧收场,但那些记忆,却给夏天必须坚强的理由。她说,地球是圆的,你向左,我向右。
        寂静的死亡始终是我最喜欢的方式,或许没人能懂,也不需要谁懂,把自己放很低,尝试着去仰望你。这样,或许能看到面具下无名的悲。再次步入那座死亡的城,我前行、你随意。
        你始终不相信永远,一样对永远保持着怀疑的我,尽力把握现在,给你一份应有的微笑协奏曲。还是卡农,你是惟一的的听众。我用动情演绎,听不听随你,开始。
        原来我喜欢着你的喜欢,总是在破晓后明白,不是我没珍惜,只是如此的难以合曲,那是前一世的相遇,你难以忘记,我释怀不了。
        烈焰焚情是最美的调酒,用一生的惟一,燃烧最美的灵魂,配上英勇的可以,色彩斑斓呈现的凄美,媲美你的绝情,醉在第一口的涩甜,断魂为什么不可以。
        还是一杯卡布奇诺,你始终告诉我,拿铁和卡布奇诺有不同的痴美,你痴迷着卡布奇诺的苦味,带着你最喜欢的涩觉,总能在喝完后品味,那是怎样的悲,一点点的清晰,难以消退。
        始终难以忘怀那同样的歌词,你我听着有同样的印象深刻,喜欢听你唱给我听,带着一丝幸福的味道,那些歌词每每都能震撼你我的心,似诉说着你我真实的相遇,符合你我内心深处的默契,深深刺入你我心中的是那同样的下一曲,同样的心跳、我说,作曲者是最狠的杀手。你说、只要一场爱情。
        不记得是谁先逃离,总为不知所谓哭泣,我最终选择守候,为那一场盛世弃守,关了所有的窗,从此围绕自己翱翔,没有谁,可以让我再次品味枯萎的绝迹,那珠四叶草,凋零得如此美丽,看不出悲情,你默默低头,带着无名的不喜,如此让我怜惜。
        习惯把自己埋在自己笔下的世界,尽情挥霍希望的奇迹,笑着给你挡风遮雨,指责所有人的不可以,真正主宰命运的涟漪,让世界随你游戏,惟一有你,有你惟一。
        黯魇死了,看着窗外最后一片叶子的紫色褪下,黯魇笑了,然后轻轻的低下了头,似乎想触碰左心房的回忆,却再也没抬起,为了什么,带着一丝幸福,投入阿呆的怀抱,借这场大雨,让自己逃走。
        我不会死很久,复活在一百年之后。
范文语录推荐